一例创伤应急障碍的催眠治疗

2020-12-08

一、初诊接待,收集资料与初步判断

1、张某,女,22岁,独生女,汉族,大专毕业,无业。身体健康,略显瘦弱,长相清秀。她挺礼貌

2、自述:父母都是乡村干部,有文化,家庭经济状况良好。从小父母就非常疼爱及自己,没有受过什么委屈。学习成绩一般,很艰难地考上了大专,学习会计专业。可毕业以后,无力去找工作,郁郁寡欢,不想出门,见到和我差不多年级的人,就心慌,恐惧。家人努力给我找工作,我就是不想去,怕干不好。

2、精神状况。柳老师访谈了解到:张某控制不住心里挺难受脑子迟钝、思路闭塞、行动迟缓,不安、焦虑、无希望感自己这个样子,又怕父母失望,越是紧张,焦虑,可是仍然提不起精神

柳老师问:你还记得,你在成长过程中,发生过什么对你有影响力的大事吗?

张某支吾一会儿,欲言又止。低头思索,摇头表示很痛苦。

后来通过父母了解到,张某在9岁那年,父亲开着拖拉机在一条不宽的乡村小路上奔跑,前面来了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,想躲避拖拉机,可是东躲西躲,没想到,突然“啊!”地一声,她被撞到路基下面了,随后,张某从拖拉机上下来,看到了自己父亲撞飞的女孩,躺在地上,扭动了几下,抬了几下头,瞪着大大的眼睛,想张嘴说话,可是不能说出来,极其痛苦的样子,过了一伙儿,她停止了呼吸,可是眼睛却是张大的,嘴里突出了献血……

张某被吓得懵了,站在那里一动不动,像是双脚被定在了地上,内心恐惧,不知所措,良久,等张某反应过来:“哇!”地大哭起来,黄腔变调了,妈妈过来抱住了张某,张某色色发抖,像筛糠一样,回到家里,几天都不能去上学,吃不下饭,睡不着觉,总是做噩梦,被惊醒。

从那以后,她对这件事耿耿于怀,挥之不去,不愿见人,学习成绩下降,变得是非内向,不愿意与人交往。

妈妈转述女儿的话:“自那儿以后,内心总有负罪感,觉得自己的父亲害死了小姐姐,我也有罪,我不想面对父亲,也不想见人,变得内向,寡言少语,闷闷不乐,学习下降,不想做任何事情,直到现在,还经常有噩梦出现,父亲服刑出狱,也不想见父亲。”

柳老师初步做出了判断:张某可能患有创伤应急障碍

第一次面接结束时,老师给张某做了认知理解处理(A-B-C理论)(略)。张某感到轻松了很多。老师又给张某教会了呼吸放松法(略),让她在睡前做六次深呼吸放松睡觉。

二、第二次面接

催眠治疗:老师与张某谈话

1、 清醒催眠:主题是学会接受。

谈话:你现在愿意在放松状态下聊聊天吗?

张某:愿意呢。

在老师的指导下操作:闭上眼睛……呼吸放松+骨骼和肌肉放松。(略)

老师:人类本属于自然地一部分……我们是什么?

张某说:我们是人。

老师:对,我们是人,我们人是从低级“动物”进化成高级的人,我们几十万年以前,是生活在森林里,不管自然如何变化,我们都得接受自然的变化,接受阳光,也同时接受风雨,还要承受着灾难和疾病的痛苦,还有生老病死,突发事件给我们造成的恐惧,我们学会了调节自己的感受,让自己坚强起来,继续着我们的生活,必须得这样做,你说是吗。

你同意我的说法,请你动一下右手的大拇指。张某动了一下右手的大拇指。

老师接着说:几十万年后,我们人类并没有被自然的灾难灭了,相反,灾难促使我们为解决灾难的难题而发展了智慧,比如盖房子住,遮风挡雨;有了疾病,我们采集草药来治病。从而我们发展到今天,有了高科技。可以看出,我们不仅学会接受世界的变化,还要接受随时会发生的不良事件,还要学会应对随时有可能发生的灾难。

  张某听到这里,表示理解地点一点头。

  2、老师利用这个被认可的时机,引导张某进入了中度催眠,请你深深地吸气,然后轻轻地吐气。老师及时引导:当我从1数到5的时候,你会回忆起十几年前,在从你家出来的那条路上,发生了一件令你不能忘却的大事……张某眉头开始紧皱,身体微微颤抖,显示出恐惧,痛苦的表情。老师知道在她脑际已经出现当年的现场。老师问:“你看了什么?”她颤抖着说:“我又看到了当年的那个场面……小姐姐……”。老师立刻对着张某大声指导说:“你对那个小姐姐说:对不起,对不起,我爸知道错了,他已经以身伏法,我希望你在天堂安息吧!我希望你永世都安全,安息吧!”她照着老师的指导说了两遍,她渐渐地轻松下来,像是完成了一个心愿。

  老师继续指导她:当我从1数到5的时候,你看到她变得很轻很轻,慢慢地飞走了,越飞越高,越飞越远……直到你看不见了,看不见了,她去了天堂,去了那没有痛苦的世界……你和她说声再见吧!再见吧!

  验证:当老师从3数到1的时候,你在看看,你已经看不见她了,她很轻松地地去那安全的地方了。

老师观察张某,完全轻松下来,便指导她深深地吸气,轻轻地吐气,你再看看路上,有行人,有上学的学生,还有翠绿的树木,一切都是那么的平静,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,你也走在路上,向右前方……继续走,阳光洒满了大地……看到街道,来到了这座城市……一切都很平静,你来到了艾桥心理咨询工作室,你感觉一下,你现在躺在沙发上,很安全,很舒服。

老师观察张某已经很安全地回到了工作室,便唤醒她。随即指导举一举胳膊,站起来走动一下。

随后老师让张某交流一下感受。张某像是大病已愈的感觉,说:“其实都是我大脑里想的太多,事情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了,也没什么,现在我感觉,轻松了,也许是压在我心里想对她说的话没有说出来,才会那么纠结。”说完她微微地笑了。

第三次面接,主题是关注现在的生活

老师给张某做了空椅子抽离的技术(略)张某下决心重塑心灵,让自己重新站起来。

第四次面接,主题是热爱生活,使用了正向的想象技术,引导张某进入了阳光的,有成就感的生活状态中,她非常主动地参与了生活……

总结:老师对创伤应急障碍的求助者交流,要具备有很准确的洞察力,判断求助者多年前经历过发生的恶性事件,给求助者的冲击是很大的;并且懂得创伤应急障碍,时间久了没有治愈,表现出来的症状往往是抑郁状态。这个张某的咨询,还让我们得到了这样的经验:使用催眠技术,能够快速解决求助者的积压在心灵里多年的“结节”。

  2020.11.8


阅读 9
分享